应对措施是计划将湖东北角的水管封死

2020-06-15 03:57

家住湖南侧的李运久大爷说,5年前的时候湖里有单尾几斤重的鲤鱼,两三年前也有成群的鲫鱼,去年春天大量死鱼翻白,“今年春天倒是没看到鱼翻白,估计鱼死没了吧……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湖水臭下去吗?”(《辽沈晚报》首席记者 李毅)

昨日下午4时许,辽沈晚报记者再次到实地查看,在湖东侧约200米处的工厂西墙外,没找到管道痕迹。

孔姓工作人员左手边的一位女工作人员插话表示,怒江公园湖东北角的排水管已经修完,是用于排放雨水的。

在沈阳市怒江公园湖中,漂浮着杂乱的垃圾,湖中散发着难闻的腐臭气味。辽沈晚报记者 姜旭 摄

昨日下午2时许,记者拨打城建热线,反映怒江公园湖水变臭一事。工作人员表示今年2月份就有市民反映过,当时将这一信息转给了于洪市政部门,应对措施是计划将湖东北角的水管封死。“可现在那几个水管也没封死,污水照样排放啊!”记者说。“那就不太清楚了。”工作人员表示,会把这一消息再次转给排水部门。

昨日下午2时许,记者来到皇姑区城市建设管理局市政排水管理处。3名工作人员给出了3种不同的说法。

昨日下午,怒江公园湖边。几名住在附近的市民议论着“臭水湖”。

昨日,辽沈晚报记者就沈阳市于洪区怒江公园湖水变臭一事,联系了多个部门,得到的说法却不一样。

新闻闪回:沈阳市于洪区怒江公园湖水散发臭味,熏得周边不少市民不再去休闲、活动。去年4月后湖中鱼类几乎绝迹,不少市民目睹用倒骑驴运送死鱼的场面。有市民称:“怒江公园湖是沈阳市内最大的脏水坑”。

追问为何,他表示“那个管子是我们建的,原计划是排放赤山路周边雨水,不过没建完啊,从湖东北角到东侧一家工厂的西墙外,因为要占一条地,跟工厂没谈拢,就没建完。”“事实是,湖东北角的管子确实在排污水,湖西北角也在排。”记者说。“不可能,西江街的污水已经不从湖的西北角往湖里排了啊……”他表示。

2楼一间办公室内,一位孔姓工作人员称“湖东北角的管子不可能排污水”。

随后,辽沈晚报记者拨通了于洪区市政设施管理处电话。工作人员表示,怒江公园在于洪区内不假,但排水的管理划分并不是严格按照行政区来划分的,“怒江公园的排水不归我们管,你去问皇姑排水处。”

捡一根细树枝扔在湖东北角的水管处,缓慢顺流漂走。湖西北角的湖面上,仍有大量的生活污水从水下的管子涌出,在半米范围的水面上翻滚着。

问及“为何会有污水流出,湖水越来越臭,鱼类大量死亡”,她表示:“施工时候或许有私接乱建吧,管道都埋在地下了,想弄清楚到底问题在哪,那就得‘开膛破肚’。”

皇姑区城市建设管理局市政排水管理处一位陆(音)姓负责人先表示“不知道那管子哪来的”,接着说“我们不管这事,不归我们管”。

61岁的张明和大爷说,今年春天暖得晚,想治理湖水正是好机会,“等天气暖了,湖水肯定更臭了,再想治理恐怕就晚了。”“这两年我们没少反映,可一直没彻底治理。”70岁的赵大爷说,“这地方是皇姑和于洪交界,我们被推来推去都迷糊了,连到底归哪边负责都没弄清。”

皇姑区排水处:管道未修完没使用;管道已修完用于排雨水;不管这事。

问起“您单位负责范围是哪?”,他表示自己到这个单位不到1个月,因为冬季放假,至今单位的人还没认全,无法做出更多解释。

于洪区市政处:“怒江公园的排水不归我们管,你去问皇姑排水处。 ”